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东游西回 > 第一百三十二章 险场显威

第一百三十二章 险场显威

“怎么是你们俩?你们俩怎么在这里?“胡雨石又喜又惊道。

“是军师叫我们俩来接你们。”

罗永政道:“你看一下我的头影子与马头之间的距离正好到了三丈三。我们已到了天津西南门方向。”

李家屯居民答到:“向左转拐就是西南门。”

见到李家屯居民,黄瑞蔺和胡雨石都很高兴。此刻罗永政己穿上了隐身衣,将坐下马给了李家屯居民,他坐在马背后,跟在胡雨石后面。

“你们是什么日子来到天津的?”黄瑞蔺问李家屯居民。

李家屯居民答:“因丁水侠和黄忠来回过天津,故路程很顺利,昨晚上队伍已到达北洋官邸四周驻扎。”

胡雨石问:“为何队伍在北洋官邸四周驻扎而不是驻在一起?”

李家屯居民答:“这是军师安排好的事,说这是军事策略。”

走了一会,胡雨石突然问:“黄将军来信了吗?”

李家屯居民答到:“黄将军没有来信。黄忠今天早上吵着要去找他,被李军师阻止。”

黄瑞蔺心内一惊,忙问:“军师是怎么阻止黄忠的?”

李家屯居民道:“军师说队伍重任在身,又是刚进天津城,且黄将军行踪住所也不确定。”

黄瑞蔺啍了一声也没有说话。

说话间,五人己来到了西大街。

西大街是天津城人流最多的街道。天津城有四条名街,分别是南大街、西大街、东大街和北大街。

“人不可骑马而走!只能牵马而行!”街面上官兵在大声。

“昨天我们进城时,还没有官兵这样喊。”李家屯居民说。

黄确蔺道:“现在形势千变万化,天津又处在中枢之中,各种意想不到的事情都可能会发生。”

罗永政道:“无论天地如何翻覆,人们该吃的吃,该喝的喝,一点也不耽误。你们看右边街,猫不馋包子铺,来往客人还是很多的。”

胡雨石笑曰:“我只听说过天津有狗不理包子闻名,没听说过还有猫不馋包子。”

罗永政道:“猫不馋包子主人原是狗不理包子主人三房。此女人精力充沛,欲望茂盛,体魂过人,嘴甜如蜜,人又长得风骚鲜现,那男主人自从娶这三房后,竟玩起了君王自此不早朝的故事来!”

罗永政见大家听得起兴,继续道:“狗不理包子男主人正房夫人看到后宫情况严重,想着手解决此事,但对着这样的硬核三房,正房夫人武不过,骂不过,玩不过,睡不过,枕头状告不过。”

李家屯居民听着着急,插话道:“那正房夫人如何是好呢?”

罗永政道:“终于有一天,狗不理包子铺正房夫人想到了绝招来。”

胡雨石的听兴不断浓烈,侧身眼不眨地看着李家屯居民骑着的马,对罗永政道:“狗急跳墙,狡兔三窟。正房夫人是不是走出来开设了猫不馋包子铺?”

罗永政道:“不是正房夫人自己开店,是她发现到这位硬核三房对管理包子铺特别有兴趣,于是,有一次,男主人外出办事,就叫三房代管包子铺。正房夫人发现机会来了,趁包子铺里人不注意,将拉稀药水放到盛包子馅的大盆子里,引起食客未离开包子铺就拉稀。男主人回来后,非常气愤,将包子铺客人拉稀的罪责摁在三房的头上。后来在正房夫人的劝说下,才免了三房的罪过。三房为此对正房夫人感谢不尽。正房夫人假惺惺地对三房说:其实你很懂包子铺的生计。那三房听到正房夫人在夸她,一颗久压抑的心终于找到了知音。正房见时机已到,就对三房说,既然你喜欢管包子铺,又有这方面禀赋,不妨我在主人面前疏导一下,出银子另开一家包子铺。”

说到这里,罗永政停了下来。

胡雨石问:“为何不再说下去?”

罗永政发出笑音:“我们己经走过了猫不馋包子铺了!”

黄瑞蔺道:“那我们返回去吃几个包子再走也不迟,顺便印证下罗师傅说的话里水份有多少。”

罗永政笑道:“我不再言语,等吃了猫不馋包子再说话。”

说着他们几个人就返回来到了猫不馋包子铺。

胡雨石向包子铺门口外四周一看,门面两边房子陈旧破败不堪,虽然进出客人多,但穿装破旧的客人居多。再抬头看门面上檐,门匾“猫不馋包子铺”几个字只剩下“猫馋子铺”四个字。胡雨石摇了摇头,这时,听到李家屯居民在叫:“无场所栓马,这如何是好啊?”

不一会,一位少年走过来道:“给我一个小银,我帮你们栓马;若每匹马另加一个小银,我可给你们马喂糟。”

黄瑞蔺看着这位说话的小孩,眼大有神,衣旧合身干净,一脸童稚,但不缺商人的精明。

“你还没有马高,如何伺候得了马?而且还是三匹马?”黄瑞蔺道。

那少年一脸认真地说到:“你欺负我年少不经事是不是?就你们这几匹马能难得倒我?”

胡雨石笑答:“古人云,莫欺少年萌,只叹老来穷。我们不是说你经事少,是顾你年少力不及也。”

那少年也没答话,吹了声口哨,很快来了大小不等共五六个人。那少年对猫不馋包子铺店二说:“先预支我二十个包子,太阳落山前必送上银子!”

店二像是熟知似的,没有多费口舌,用小竹筐装了二十个猫不馋包子给了那少年。那少年立即将包子分给应口哨而来的人,少年自己却一个包子也没吃!

胡雨石大惊失色道:“此仍为江湖天才!敢问少年姓甚名谁?家住何方?父母何干?”

少年答:“我无父无母,靠驾雾妓院子里意外怀孕生产之女奶水喂养长大。曾经有一位逛窑子和尚见到我,给我取名怡和梁,以后就这样叫开来。”

胡雨石自叹:“不到二十年,天津江湖必有怡和梁的传说!”转而对黄瑞蔺道:“三匹马交给少年管理,不会有事,我们可放心吃包子!”

黄瑞蔺好奇,问胡雨石:“你为什么这样武断裁定这位小孩?有何依据?”

胡雨石道:“财富有六柱,谓之六神(心神、肺神、肝神、肾神、脾神、胆神),六神不定,财富不来。你看这位小孩子,遇事不惊,见财不乱,心中有人,眼里有界,此为大富贵之人的天兆,不可不信也。”

黄瑞蔺暗惊,脸上却笑而嘴没言。

安顿好行马后,黄瑞蔺等一行人走进猫不馋包子铺里面,找到一张桌子,围坐一起。黄瑞蔺见没有店二主动过来,叫了一声,仍无人应答。胡雨石道:“这包子铺管理松散,你看我的。”

“店二!上包子!”胡雨石重重的拍了两下桌子。

终于跑过来一位店二,“客官要多少包子来?”胡雨石道:“十二竹筐包子!先上两竹筐,剩下十筐包子我要带走!”

店二为难地说:“我们猫不理铺包子不向外卖,只卖给在本店里吃饭的人。”胡雨石大为不解,黄瑞蔺道:“不让带走就算了,反正队伍还在天津呆几日,以后队伍都过来吃包子也不迟。”

https://lingjingxingzhe.com/book/32620/12280316.html

本站地址:lingjingxingzhe.com

点此播放在线视频 ①

点此播放在线视频 ②

最新小说: 表白失败,那就追她闺蜜 华娱太子爷! 让你算命,你说我算什么东西? 我养大的妹妹们,只想把我送监狱 让你写歌,你吊打国学大师? 我带家乡科技致富 我抢了别人的重生门票 重生就别当舔狗了 重生不当接盘侠,前世老婆她急了 老六老师:我淋过雨,你们想撑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