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殿下今天还活着吗 > 第二百二十八章 那我算什么

第二百二十八章 那我算什么

宋夏安惹了这样的事,卫家小哥哭着不依,直闹到梁欢那去了,梁欢看到惨兮兮的卫家小哥,气的揪起儿子啪啪两个屁股打了下去,宋夏安挨了打也不哭,捂着屁股,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梁欢,待梁欢去跟卫夫人道歉,他转身对着卫修安恶狠狠道:“你敢同我母后告状!”

卫修安赶着来告状,脸上泥巴没擦,衣裳没换,他比宋夏安还大上两岁呢,比个自己小的孩子威胁?那多丢人!袖子一卷,冲了上去,待梁欢跟卫家夫人赔完里出来,两个小子打成了一团滚在地上,女使內侍围了一圈,就是没人敢上前去拉。

谁敢拉?一个是太子,一个是清越公主的孙子。

梁欢跨步上前揪着宋夏安的耳朵:“你够厉害的!还会打架了。”

耳朵被拧痛了,宋夏安乖乖站起,依旧是不哭,眨巴着眼睛扣着小手,衣服上也被碰了泥巴,卫修安气咻咻的被卫夫人提到一边教训去了。

孩子打架没什么,各自教训一番就回去了。

傍晚时候宋承听说儿子跟卫贺宁的次子打架了,呦的声道:“比你爹我那时候出息多了。”

梁欢责备的瞅他:“胡说什么呢,孩子打架要教训,怎么还鼓励上了。”

宋承轻笑不语,他小时候没有人庇护,被欺负了只能忍气吞声将怒火埋在心里,他的儿子自是不能跟他那样长大。

宋承握着拳头:“谁要欺负你,你就还回去,但不一定是拳头,也可以是别的东西。”

梁欢拉着他,不肯他说:“安哥儿有夫子教导,你就别添乱了,用膳吗?”

宋承点头,青姑出去传膳,一家三口在花厅里用了晚膳,安哥儿中午时候闹了一通,晚膳才用完就喊困,弦音抱着他去给洗澡,待梁欢进去的时候,安哥儿已经乖乖的躺在榻上睡着了。

梁欢轻轻放下幔子,将灯火用琉璃罩盖着,沈娘子在灯下给安哥儿做个布老虎守着安哥儿。

宋承趺坐在回廊下吃茶,胳膊撑着膝盖仰头看天上明月,梁欢走过去坐在他对面。

“选秀女的旨意何时发出?”

他一愣,搁下釉盏,摇头道:“我已经回绝了此事。”

梁欢微讶:“从前太祖都会选秀女,你回绝了尚宫局,谏官不会说你吗?”

宋承失笑:“这有什么好说的,我有儿子,有妻子,选那么多女人进宫做什么?不要吃饭吗?养那么多张嘴。”

梁欢嘴唇微张,后又什么都没说。

他有子嗣,谏官们就不好说什么了,因此又想到了青叶,前世她被人所害不能生育,那宋承需要顶着多大的压力没有去填充后宫?

两人在就着融融夜色吃茶说话,直到青姑来催促他们回去休息才从廊下回了寝殿。

梁欢睡到半夜口渴起身喝水,无意抬头窗纸上映着人影,她吓了一跳,瞌睡也没了,本想回到床上去,转念想到了青叶。

放下杯子推门出去,窗下空无一人,青姑睡在外面碧纱橱内守夜,梁欢怕惊动她,轻手轻脚从走廊往东寻去。

月华皎白,照的庭院内暗影婆娑,梁欢心中记挂四处巡视一遍什么也没看见,不觉黯然转身。

是她想多了,青叶怎么可能会进宫呢。

软底绢鞋踩在脚上,提着裙摆往回走,有人在后扯住她的裙带,梁欢步伐顿住,身后有人轻笑,绕着她的裙带走到了她面前。

“阿欢。”

真是青叶,立在廊庑下面,半身披着月华,半身隐在阴影下。

梁欢怔怔的看他,微喘着气,心底纠成了一团。

“你去哪里了?我到处找你,也找不到。”

https://lingjingxingzhe.com/book/20110/5824828.html

本站地址:lingjingxingzhe.com

点此播放在线视频 ①

点此播放在线视频 ②

最新小说: 重生不当接盘侠,前世老婆她急了 重生就别当舔狗了 华娱太子爷! 我带家乡科技致富 我养大的妹妹们,只想把我送监狱 让你算命,你说我算什么东西? 表白失败,那就追她闺蜜 老六老师:我淋过雨,你们想撑伞 我抢了别人的重生门票 让你写歌,你吊打国学大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