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元素法学院 > 第7章 闯山

第7章 闯山

狩猎活动并不仅仅只有法学院有,大阳市的其他三家高阶学院也都会有类似的锻炼新人,加强老兵的外出实践活动,只不过是外出的地点不同。但也可以两院联合,一切都是以利益至上,只要不触犯到本身利益,一齐狩猎便一齐狩猎呗,还能互相有个照应,也可以承个人情。

汪斐这样想着,便答应了位于大阳市最南边的灼欣学院要求一同狩猎的请求。

灼欣学院是前些年才创建的,得到政府方面大力支持以后,才会在短时间发展如此迅速,至少从明面上看实力不逊色于王臻林、冰主等在大阳市早早闯闯名声的宗师,但底蕴不足是硬伤,加上灼欣学院的处世之道以稳为中心,从不出风头,也不树敌,对谁都是和和气气,并且在四院大会上,灼欣学院已经连续几年吊车尾了。但有一次,汪斐听院长评价过灼欣的院长:老谋深算,眼界极高,这个灼欣学院我们最好不要与之交恶!

汪斐看着灼欣学院的领队,是个长相并不是很出众的女子,但汪斐对她映象颇深,因为当年的四院大会上,汪斐的第一个对手便是她,欣兰雪。

待到灼欣学院的人在一处安营扎寨之后,汪斐也示意队伍停下休息,狩猎的第一天算是有惊无险,虽然遇到一些野兽的围攻,但是收获甚大。

洒下驱兽粉之后,汪斐便靠在一颗大树下,进行着第一轮夜班的站岗,宁绒雪拿着水壶轻手轻脚走了过来,说道:“学姐,喝点水。”

汪斐接过水壶,披肩的短发因为头向后靠着而搭在前面,遮挡住半只眼睛,轻声道:“谢了,快去休息吧!”

宁绒雪摇摇头,说道:“我陪学姐聊聊天。”

汪斐没有拒绝,漫漫长夜,一个人站岗也确实无聊,从口袋中摸出一根修长的香烟,叼在嘴中,赤色火团从手指尖窜出,醇厚的香味伴随着浓浓的烟雾在空中飘荡,汪斐熟练的夹着烟,弹弄烟灰后,瞥了一眼正做在一旁面不改色的女生,轻笑一声道:“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,是不是就像弄清楚文杰和你父亲之间的恩怨,周泽天都跟我说过了,你也在他那里多次打听过了。”

宁绒雪挠了挠脑袋,没有说话,只是美眸直直望着那正吞云吐雾的女生,立体的五官在烟雾的缭绕下更显突出。

汪斐吸了一口烟,缓缓道:“四院大会,指的是大阳市中的四所高阶学院聚在一起,让院中学员进行切磋比试,以此来排这四所学院在大阳市中的排名。”

“你父亲冰主所创建的天凝学院与我们法学院实力相差无几,所以一直以来我们都会为了第二的名次而竞争激烈。第一名毋庸置疑是大阳市第一学院,大阳学院,是由政府出资创建的,资源和教师力量远不是我们能比的,第四呢,又在灼欣院长有意为之下,一直牢牢占据。所以每年的四院大会,我们和天凝学院的竞争格外激烈!”

“四院大会主要针对的是大一新生,一般都会在第一学期的期末考核前的一个星期举办,说白了就是看你们的天赋。说实话,我们当时这一届比你们这一届强太多了,我记得当时訸璇进院时跟你一样是完美的混沌之元,只不过对其他人的说辞是两个星期才修满的,就是为了不太张扬。并且火元素的容量已经修满,也就是说訸璇那个时候就已经有着选择元素职业的资格,而文杰和欧阳都是离完美的混沌之元仅仅一步之遥,包括我,我也是在进院后半个月就达到了平衡的混沌之元,并且在竞技榜上排名前十!”

汪斐用拇指将香烟摁灭,然后裹了裹衣服,调整了一下身位,继续道:“但当年你父亲的天凝学院也出了几个亮眼人物,其中有个叫风致的,你应该有映象吧。”

宁绒雪点点头,也坐在地上,风致,据说当年经过天凝学院新生选拔时,连冰主对他赞赏有加,之后更是收为亲传学员,一时间风头无限,可却仅仅半年后便销声匿迹了。

“那一年的四院大会是在天凝学院内举办的,风致自然被视为战胜我们法学院的重要砝码,在半决赛的时候文杰便和他碰上了,那一场比试,双方都是拼了命的,最后还是文杰惨胜。”汪斐突然脸色狰狞起来,骂道:“可谁知道这个阉货竟然是个输不起的性子,在大会结束后,将文杰一个人骗离队伍后,召集了一大批人堵住了文杰,那个时候刚刚打完比赛,文杰哪还有气力,最后被狠狠收拾了一顿。”

汪斐显然气极,说完之后胸膛不住的起伏,宁绒雪赶紧帮着拂着女生的胸膛。

“文杰被骗去之后,我们在山下久等未果,欧阳觉得不对劲了,不顾老师的劝阻,一个人又冲了上去,其实我很佩服欧阳的,毕竟山上是人家的大本营啊!他说上去就上去了,换作是我,是不可能有这个胆子的。”

汪斐说完停顿了一会,语气有些匪夷所思道:“欧阳冲上去之后,领队老师没有办法,只能带着我们又原路择返。刚上到一半,便看到欧阳扶着满身是伤的文杰踉踉跄跄往山下跑去,文杰的一支手臂还死死箍着一个半死不活男生的脖子,那个男生就是风致,后来才知道,文杰竟然把那人的双腿都打废了!”

宁绒雪呆住了,废了一双腿!废了当时冰主亲传弟子的一双腿!

“后...后来呢?”女生呆了很久,才后知后觉问道。

汪斐喝了口水,“这件事闹得很大,四方学院的院长都惊动了,冰主和我们院长甚至差点都大打出手了,还是大阳学院的院长出面,才制止了场面的进一步恶化。后来,政府出面,双方都给了些赔偿,冰主就算再有不甘,也不敢明面上跟政府对着来,只好打碎牙齿往肚里吞了。从那之后,我们和天凝学院的关系就开始慢慢恶化了,双方都不愿意搭理对方,大阳学院的院长有心恢复却也是力不足了。一直到现在,情况愈发严重,就连双方学员见面也都分外眼红,我身上的很多伤也是这两年与他们交手所造成的!”

汪斐说完便又默默抽起烟,身旁的女生终于知晓为什么当时自己提议去找父亲的时候,汪斐会立马阻止。就算自己是冰主的女儿,恐怕也调节不了这两个学院之间的矛盾了吧!

抽完最后一口,汪斐站起身,轻声道:“我很喜欢你当时新生选拔时说的话,冰主是冰主,你是你。其实我们现在也在慢慢改变,毕竟不能因为那一粒老鼠屎而去讨厌整锅粥吧!”

宁绒雪笑出了声,这个道理没错,但这话恐怕没人喜欢听吧!

那...欧阳学长怎么办呢?

宁绒雪叹了口气,站起身往营地走去。

天凝学院位于大阳是靠东边,依山而建,从山脚处沿着百级石阶走到建在山腰处的学院大门,再往上便是林立的教学楼以及学院中必备几种建筑物,山峰顶端有着一处木楼,装饰简单,恐怕说出去没人相信这会是冰主的住所。

因为周末的缘故,学院中大批学员外出,但石阶上和学院内部的守卫却都严阵以待,如临大敌,一名长相粗犷的学员死死盯着山脚上的那两道身影,大吼道:“外来者止步,今日学院禁止来访!”

两道身影中一道略显纤瘦的身影搀扶着另一道虚弱身影,犹豫道:“文杰,要不我们把校长也喊来吧!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,我怕会出事。”

虚弱身影咳了几声,说道:“没事,走吧!”

说完,不顾守卫的喊话,缓慢踏上了第一级石阶,身后的女生也紧跟而上。

守卫脸色铁青,沉声喊道:“众护卫,擒下!”

“是!”

数十道身影闪掠而出,五色光团也在手中变幻为缚绳,朝两位不速之客上快速袭去。

汤文杰无视了那些缚绳,面色平静,继续攀登而上。

“文杰,当年你被那阉货算计了,我其实很想冲上去的,但那个时候顾忌太多,可现在,老娘今天就来和他们好好算算这笔账!”

绚丽的火龙从男生身后冲天而起,炽热的温度将还未触及的缚绳尽数焚烧,挟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朝挡在石阶上的守卫冲杀而去!

长相粗犷的学员瞪大了眼睛,他感受到了很明显的杀意,而且这等攻势光凭身边这些人远远挡不下,在生命的威胁下,他只能下令撤退!

数十道身影狼狈退回,张訸璇得理不饶人,控制着火龙摧古拉朽般在前方开路。

汤文杰一步一步走着,石阶还和前两年那样,坚硬,而且每级石阶的高度都是一样。

汤文杰不由得想着,欧阳当时一个人冲上山时会一步跨多少级石阶呢?唔,那小子的腿好像还挺长的,估计是一步四五个吧!可咋下山的时候就那么墨迹呢?哦,想起来了,当时他硬抗了那伙人的攻击,我这才有机会接近那个阉货的。难怪下山时脚都在抖,这傻子,扛不住就说啊,非得逞这个英雄,而且哪有救人就当着人家面直接冲过来的,不会迂回一下嘛!

他就是个傻子啊,他要不傻,怎么会一个人冲上山,怎么会动用禁术,怎么会在知道自己不能用元素之力后,还会躲着自己的,这个大傻子,你就算是个废人了,老子还是把你当兄弟的啊!

汤文杰突然站住脚,双手撑着膝盖,低下头!

又直起腰,一步一步踏上了石阶!

既然这个傻子都为我做了这么多事了,那我再闯一次山又能怎么样!

做兄弟的,心里都记得呢!

汤文杰看着前面空无一人的石阶,快到了啊。

张訸璇已经召出了数十条火龙,终于破开了那石阶上的最后一层防罩,那名粗犷的学员也被火龙的余波冲晕,倒在地上。眼前百米远的地方就是天凝学院的大门了,此时大门处已经聚集了大批人,最前方的人中有几名还很眼熟,都是当年大会上的老熟人了。而在学员后面则站着几名中年男子,眼神不善,面色难看。

其中一名中年男子高声质问道:“你们法学院真以为我们天凝学院好欺负的嘛,张訸璇,不要以为你是城主的女儿,就可以肆意妄为!”

站在最前方的学员纷纷都变了脸色,他们没有料到面前的女生竟然有如此强大的背景,个个面色复杂,其中一名坐轮椅的男生脸色更是阴沉得可怕。

张訸璇没有理会那名男子的质问,还有最后一级石阶,女生站住了脚,迟迟没有踏出,竟是走到一旁,像是等待着谁。

天凝学院的老师都皱起了眉头,面前女生的背景不简单,他们也不敢随意出手,只好先派人将那些昏死的护卫队成员转移到学院内。

在场面僵住的时候,一阵不急不缓的脚步声从石阶下传来,打破了僵局。

“怎么回事,难道还有人闯山吗?”那名老师脸色彻底铁青,接连被两人闯山,院长知道后怪罪下来,他可承担不起。

不知为什么,当听到那阵脚步声后,那名坐轮椅的男生心中突然莫名不安起来。

当脚步越来越接近时,一名长相清秀,脸色苍白的男生映入了所有人的眼帘。

“汤文杰!?”一声惊呼从人群中传出。

“什么?!”那名老师也是被这个称呼给惊到了,随后声音扭曲道:“这个小杂种竟然还敢来这里!”不怪这名老师的变化,因为当时风致就是这名老师费劲心思才招进天凝学院的。

那名坐在轮椅上的男生,看到那道深深刻进骨子里的身影后,怒极反笑,指甲嵌入手掌中,渗出丝丝血迹,瘆人的笑容挂在脸庞上。

https://lingjingxingzhe.com/book/10902/2738980.html

本站地址:lingjingxingzhe.com

点此播放在线视频 ①

点此播放在线视频 ②

最新小说: 悟性逆天:我在翰林院创造无敌法 灵墟,剑棺,瞎剑客 长生:从北镇抚司开始修行加点 诡异世界,我以肉身镇万物 开局帝境宗主,无限合成仙人长老 巫师时代:我能解析万物 我晒了晒太阳,就超神了 长生从猎鲸开始 天师:反迷信撬我龙虎伏魔殿是吧 开挂后,我成了最强驭兽师